燃烬

圈地自萌,其乐无穷。

贴吧截图存档,豆瓣原贴见图。
还有四张。

说起来考克森先生应该是头号Anti-Gramon党了

太可爱了……我不行了我要去吸点氧……

Crescendo:

是这样的


迷妹们眼中的Gramon都是甜到忧伤的


抱:







Protective:



 




 


 


宠:





 






"I do write kind of some fast songs best to keep Graham happy."


Damon





黏:





亲:







 


但是


cp主人公之一的考克森先生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给Gramon fandom泼冷水



傲娇:



-What would you have done to improve Think Tank?
-Mr. Coxon: Chucked the computer out and actually worked on making music instead of playing with Lego electronics, I suppose. That's about it... and written songs [laughs].




  • Plus:被问到对Sweet Song什么感想时公主的回答是


  • 是那个在Think Tank里的歌么,我忘记了,我只听过一遍那张专辑



          (大概是这个意思,窝找不到原处了……)



-Coxon’s relationship with Albarn has long been the focal point of the group, and Albarn addresses this relationship on the new song My Terracotta Heart. “I don’t know if I’m losing you again,” he sings in that instantly recognisable melancholic tone. What did Coxon think when he first heard it?


-I thought: ‘Oh shit, he’s writing about me again ... What’s he saying?’ 





“It's odd but someone said that you've always written songs about him……"



”被宠爱的都有恃无恐“




否定:



"People make it a complex relationship, but it’s not really,“ says Coxon. “We’re childhood friends, our relationship is deep, and we’re brothers, you know? Both in music and friendship. We got together to play music and became friends and those two things have been linked and have carried on ever since.


“Our friendship and music-making got put on hold. We were innocent people when we first met and friendships get put through the mangle by success and close proximity. Our friendship has a purpose. It’s always been about educating each other and sharing adventures, and that’s how it remains."


(Source: omgramon, via howling--fantods)



 


被迷妹们从汤上吓跑……




—source: omggramon汤主





自己看fanfiction又不让人家写……



-NME: I've been looking at a website which features a story called 'Graham in Wonderland' and it's written from Damon Albarn's perspective. In the story, you try to feel him up.
-Graham : Is that the pornographic one? I've read that. I think that caused some minor emotional ripples around a few people. I think the person who wrote it is completely insane and kind of suffered in her own way for writing it.




:((((((((






  • Why does your friendship matter so much to other people?




It’s a stupid soap opera for them. It’s obsessed people writing fan fiction and spinning it into some bullshit on the internet, when actually they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it at all. It’s some weird thrill for them. In the old days, they probably wrote it in a letter and it went into a big sack that was never looked at by the band. Now we have to read all that shit ... Well, you don’t have to, but sometimes you click a button ...”



Anti-gramon您倒是不要手贱点开看啊!!!


哦对,大萌先生的对此的反应是:



Albarn offers a different perspective. “I think bands need to have that dynamic, whether it’s the Smiths or the Stone Roses or the Pixies. 






(sorry I didn't mean to be angst………………)




您倒是不要含情脉脉盯大萌啊!!!




 


您倒是不要时常来个蜜月笑啊!!!








 


 


笑也不要笑这么甜啊!!!






 



只管发糖又不让萌的双标小公主!!!




 




说正经的,面面最讨厌的就是——


【别人好像对他了如指掌,肆意猜测】他觉得 【普通的人类怎么能了解我在想什么呢,不知道就不要乱编好么讨厌!】


考克森先生基本态度就是”小公主的心思你别猜“


不然就:


克制网瘾,远离迷妹


自闭社恐



酗酒





跳楼


 


【叹气】想说作为考克森先生脑残迷妹的窝,保护小公主真是个心累的事情……_(:」∠)_

sweet song

写在前面:人生中第一次写rps,第一次见到三次元的soulmate感觉不要太惊喜……清水友情向,关于我所脑补的二人的相遇。


“And I feel the light .”
——《You're So Great》

毋庸置疑,认识Graham Coxon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个乖巧的孩子——就是太过腼腆内向了一点,所以时常会显得不那么合群。
所以当Graham的父母看见他们的孩子开始对吉他产生了浓厚兴趣,甚至可以说是爱不释手的时候,也在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至少音乐也是一个表达的途径。
Graham自己也这样觉得,他痴迷于他的吉他就像痴迷于那些令人心醉的宁静独处一样——吉他会说话,而且不会伤害他。
直到之后的某天,当他听到Damon的房间里传出来的钢琴声的时候,他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想的人。
Damon Albarn,镇上新搬来的孩子,也是班上新转来的那个孩子。
要说他的故事还要从Graham发现他来到这里的那天开始。
那天Graham正因为被家里人强行勒令出去玩耍而漫无目的地背着吉他在街上游荡,直到他被经过的某栋房子里传出的声响所吸引。
那是一段钢琴的旋律,好像是某首古典曲目的桥段,可是与他所知的那一段相比起来似乎又有点不大一样。Graham忍不住停下脚步,以期对方能够再弹一遍,让他意识到是哪里不同。
“Damon,你又在乱弹琴。”有女孩子清亮的声音传来,听上去却没有丝毫对Damon乱弹琴的不满,反而透出一股司空见惯的无奈。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听起来更有趣吗?”少年轻快地回答,末了还炫耀般又弹了一串跳跃的音符。
那是一段让人听了就能心生愉悦的旋律。
Graham背着吉他站在窗外,突然觉得无比开心,连被家人强行勒令出去玩耍的悲伤和不忿都不见了,就因为一小段钢琴。
他忍不住当即抱着吉他应和了一段,然后就被腼腆迫使着,在房子里的男孩疑惑地准备开窗询问之前匆匆离开了。
之后Graham在附近公园的角落里度过了边弹吉他边发呆的一个下午。
再之后便是课堂上再会了。
不得不承认,阶级意识早在孩提时期就开始在每个人的脑子里萌芽,所以当科尔切斯特的孩子们看到着装考究举止大方的Damon Albarn时,第一反应普遍都是艳羡——更不要说对方还有着一张漂亮脸蛋和一头仿佛阳光般璀璨的金发,以及一双无时无刻不含着笑意的眼睛。
他开朗活泼的作风仿佛一颗投入平静湖面的石子,给习惯性封闭的小镇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尤其是那些在暗处默默向往着璀璨生活的人,以及那些被Damon深深感染的人。
他本应成为镇上最受欢迎的男孩,如果他愿意的话。
所以事情是怎么演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Graham又一次看着Damon Albarn被几个高大的男生叫出教室,又一次看着少年脸上一如往常挂着的轻蔑神情,心里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世上还有比Damon Albarn更奇怪的人吗?
等待的过程中他紧张万分,时不时看向教室的门,直到接近上课时间才看到那个家伙出现在门口才松了一口气。尽管他金色的额发湿漉漉地黏在一起,露出了泛着些微红色的额头——他偶然见过一次,那里老是被人用油性笔写下“666”,而Damon总会花上一些时间在厕所擦掉它。
那些人畏惧他。畏惧他给学校势力带来的汹涌暗潮,畏惧他带来的活力与生机,畏惧他那无法形容的惑人魔力……甚至畏惧他看他们的眼神——刻薄尖锐,仿佛洞察一切,这让他们觉得自己很蠢——当然,Graham毫不客气地想,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那些人还给Damon Albarn起了个“all bran”的外号,来掩饰自己那不比草包强上多少的脑子。
Graham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变得刻薄起来,仅仅因为一个说不上熟的同班同学。
因为他最近多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天按时靠在Damon家的墙根下,听Damon弹一首他自己编的曲子。
他没有办法和Damon面对面交流:除去社交恐惧症不谈,身为一个存在感低下的透明人物,和风口浪尖的被霸凌者接触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更何况他因为怯懦,从来没有向对方伸出过援手。
兄妹俩的对话一如往常,仿佛在学校遭遇的那些不存在一般,Damon依然是那个随意而明亮的少年。
可是他瞒不过Graham。
少年的曲子一天天冷冽下来,像是掺杂了什么别的东西,变得不再洋溢着单纯的欢快,变得粘稠而迷醉,变得孤独而疏离。
Graham越来越喜欢了,因为那些曲子就好像是由他写出来的一般,他能够读懂曲子里每一个音符想要传达的意思,也能感受到那些曲子里蕴含着的,深邃如海洋一般的情感。
Damon是和他一样的人。
——不对,他比自己特别多了。
于是,毫不意外地,Graham在某天对Damon伸出了援手。
霸凌分子们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其中一员就被一个小小的身影撞倒在地。
剩下的两个人回过神来想要伸手去抓Graham,结果被Damon拦住——这是他第一次和他们起正面冲突,在之前的日子里,这个金发碧眼的嚣张混蛋总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用一种仿佛霸凌才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一般的眼神看着他们,直到他们自己都开始觉得无趣,最后只好讪讪离开。
而现在,这个喜欢装腔作势的小混蛋终于撕下他那故作高雅的虚伪面具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霸凌分子们立马兴奋起来,他们开始向Damon围拢,甚至忘记了之前来自透明人物Graham的巨大冒犯。
Damon再次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这无疑是压倒霸凌分子们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三个人张牙舞爪地朝Damon扑了上来,不管不顾地想要给对面这个漂亮小子一点教训。
Damon却转身跑掉了。
——或许应该补充一句,被Graham拉着。
不知道这个沉默寡言的家伙哪里来的力气,握着Damon的那只手明明一直在冒汗,却捏得他生疼——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反抗,而是任由对方拉着,一路走街串巷,不知前路何处。
渐渐地,身后笨重庞大的三人组终于开始看不到身影,也意味着Graham和Damon的逃亡之路来到尾声。
两人张开四肢仰面躺在一片草地上呼哧呼哧喘气,谁也没有先开口。
然后Damon坐了起来,低头看向躺在草地上的Graham,似乎是想要一个解释。
他的脸孔有点背光,Graham有点看不清他的表情——准确地说是不敢看他,他窘迫地说不出话来,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一时冲动,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在过去的日子是如何被对方吸引……不对,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一路拉着这个孩子跑到了这里。
——而面前这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家伙很明显马上就要开口询问了。
Graham坐起身来,试着平静呼吸,但依然无济于事,对未知人物的恐惧和一时冲动的后怕紧紧地攫住了他,让他动弹不得。
而那个金发碧眼的家伙终于开口了,Graham绝望地瞪大眼睛,准备迎接那些让他毫无……毫无铺垫的句子?
“你的布洛克鞋糟糕透了伙计。看,我的才是正确的款型。” 少年笑着把脚上那双有着时下最流行的款式的正版皮鞋示意给他看。
“什么?”
Graham只下意识地瞥了那双鞋一眼,便猛然回过神来一般匆匆转头,紧盯着对方的脸,想要从每一个最细微的表情获悉他的意图。但他的目光很快就被那张漂亮面孔上零碎的细小伤痕所吸引——那些霸凌团伙一向很小心,只在有衣服遮盖的地方下手,这些应该是刚刚一路奔逃才受的伤。
被注视的少年却仿佛没有感觉一般,笑容依然耀眼到几近刺眼。
突然,Graham一点也不窘迫了,他就那样定定地注视着对方,直到最后眼睛传来的酸涩感阻止了他。
他快要哭出来了——真奇怪啊,受伤和被霸凌的明明不是他。
“Show off.”
他憋出这样一句评价。有点带刺,一点也不像往日的他,尽管少年的笑容让他觉得好似看到了太阳——他不太确定,因为科尔切斯特最近的天气一直都不怎么好,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太阳了。
而另一方面,像是被对方的反应所取悦了似的,Damon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倒在草地上笑了起来。
他笑得是那么用力张扬,好像下一秒就会断气死掉一般。
“Graham,Graham Coxon。”趁着Damon好不容易喘气的间隙,Graham讷讷地做出了单调到无趣的自我介绍:“我……我不知道你对我有没有印象,我……”
上一秒还在草地上撒欢打滚的漂亮小子立马三两下坐了起来,带着零散落下来的草屑——已经不是傻可以形容的了,却正好把他身上的那股惑人的气质冲淡不少。
“我知道啊,你和你的吉他都棒呆了。”
13岁的Damon Albarn傻笑着看向自己余生中最好的朋友,开心地说出了一直想要说出的话。
“我把你那段旋律补好了,要来我家听听看吗?”
——end

写在后面(超级碎碎念,大家可以散了):
关于鞋子的事情,后来看到采访截图才知道,其实面面对大萌炫耀他鞋子的事情超介意的(记了几十年),或者说对自己所属的阶级超介意(无良媒体害人不浅啊!贴个屁的标签啊好好听歌不行吗!)……但是我已经写了,而且这个桥段占很微妙的地位,就没有删掉……(其实就是懒_(:з」∠)_ )
参考了百度和维基以及贴吧的八卦帖子还有B站视频,以及很深的迷妹滤镜(如果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也算)……
大萌是太阳,面面是月亮。一个是普度众生的(?)明亮热烈的温暖存在,另一个则是孤独易碎之人在黑暗中的唯一光源,毕竟太过强烈的阳光会把人灼伤……最重要的是,大萌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和面面十分相似……(为soulmate打call!)
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blur的歌虽然几乎都透着一股电波的疏离感,再简单也觉得哼唱难度max,但总能在戳中之后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跑来跑去吧(=。=)
——我是看了传记之后的分割线——
没能在看到传记之前把这篇同人码出来是我的错OTZ,看了传记之后思如泉涌反而一口气码完了(这算ooc吗,但我真的舍不得放弃啊∠( ᐛ 」∠)_)……然后觉得还是au宇宙自由……
要不来个勇者剑士戴金牙和神眷牧师葛面面,带领风流刺客奶酪和受气包……咳咳不对是圣骑士领导,一起推倒缸缸大魔王,把他俘虏之后交给王国祭司莉娅喵净化的故事(?)……写出来会被打吗……

真正的考据资料get……感觉之前码的同人要回炉重造了……
在我的脑补中,幼年期的大萌就已经是18岁(图五)那样凛冽残酷且玩世不恭的样子了,因为太过尖锐和早慧才会被人畏惧地霸凌……
后面的截图我是在网易云上看到的,出自糊团的无处可逃(no distance left to run)纪录片,贴吧能找到个人汉化的字幕,搜就能找到。(不过我还没敢看,据说超级催泪……)
大萌嘲笑面面鞋子这件事,面面记了几十年(瞧啊这熊孩子都干了些啥(`_ゝ´))……
传记地址我放评论一份,是一位整理出了糊团编年史的前辈个人汉化的(糊粉真是厨力惊人),在豆瓣有个神贴https://m.douban.com/music/review/2026244/
顺便放一个宝藏在最后一图。
最后说一句,网易云比乐乎还温暖啊!乐乎这边虽然碎碎念也有人赞,网易云则是直接开出了史诗级橙卡啊!
最后的最后,糊粉为什么都这么可爱啊!!!

看完了93年的纪录片 starshaped,心情复杂……
91 - 93年的糊团虽然美貌,却也因为还没出parklife,处处都透出一种不知前路何处,浑浑噩噩挥洒青春的荒诞感(看豆瓣上一个评论还说大萌当时已经有了death wish(`_ゝ´))……那些私密镜头就更让我摸不清导演的意图了(不过为剪刀手提供了很多素材)……
看到《modern life is rubbish》那张专下面有个评论:“这张最能感受到糊是怎么在绝望和黑暗中挣扎然后看见曙光的”……就突然有点后悔没有按年份来听糊(魔鞭入坑者表示这属于不可抗力)……
最可怕的是,配上纪录片的名字,以及通篇奇怪的剪辑,我甚至能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戏谑感……感觉本意甚至是想看他们如何在酗酒中堕落的……(是我太敏感了吗(`_ゝ´))
当然收获还是有的,每了解金牙一点,就会更爱他一点……
之前知道他身为保护者也有被霸凌的日子,现在知道他即使身为天才也曾经历过那样浑浑噩噩的自我怀疑的黑暗时光,就觉得再一次被戳到了……话说当年的台风是真的很自暴自弃(放飞自我),感觉就是一个中二酒鬼团……还有我发现自己完全get不到弹幕的某些笑点(`_ゝ´)
那张专还有一个评论我也觉得巨有道理:“感谢金牙在屡遇失败后的坚持”……就突然后怕起来……
——我是和网易云内容相同的分割线,字数限制太蛋疼了,还要分成几段发,还会被吞,以下是脑洞——
突然想写一个 大萌 x 死神的精确度 的同人……开头都想好了:
“Albarn先生,万分感谢你刚刚没有从脚手架上面跳下来。”我看着面前坐在草地上低头喝酒的年轻人,发自内心地说道。

截图出自B站AV5913323,给产粮的人提供一下素材。

大萌曾经被霸凌过这件事让我更爱他了……
我的爱豆是一个即使遭受过霸凌,饱受孤独的折磨,经历了他人的恶意,早慧到看穿世事,也依然笑起来宛如在发光的人。
一个快五十岁也依然能写出快乐的儿歌的人。
只要稍微想一想,面面说不定也是克制了疏离和恐惧,为了大萌勇敢地站在那些霸凌势力面前,就觉得眼泪汪汪。
就像剑找到了剑鞘,愚蠢的凡人们开始不再抗拒这锋芒,开始惊叹于他们的美丽。

他们两个真好啊……

乐乎存个档……大概算是神奇女侠的同人……反正就是半夜想写,然后越来越亢奋……回过神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但我觉得这对cp这样就好……

分镜和神态以及光影都有韵味到可以在脑内具象化出文字……
他是个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孩子,他是个压抑自己拼命回应所爱之人期待的孩子,他是个被光明所吸引却终日被困于过去梦魇中的孩子,他是个杀人无算却连乳牙都还没有换完的孩子。
不可救药地喜欢上这么一个傲娇矛盾的熊孩子。
想把他抱起来举高高,把蛋糕涂在他脸上,看他炸毛,露出独属于孩童的轻快神情。
…………
他再也不会回到那片黑暗中去了。他这样想。
背起行囊,擦亮刀剑。
全副武装,笔直向前。
他知道自己正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那条路和他之前所有人生中受到的教育所述完全不一样,但他知道他是对的。
因为他已经不会再回到那片黑暗中去了。

说不上谈恋爱,但就是想开花~
想要发芽结果,茁壮成长。
想要告诉她我喜欢她的这份心情。
想要对全世界呐喊我遇见了一个好姑娘。
想把最好的捧在她的面前。
想要把全世界都送给她!

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供我空中转体三周半同时大声唱情歌还不会被人询问,只好发乐乎了⋯⋯